万博目录 - 网站收录_网站分类目录
百度360必应搜狗淘宝本站头条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社会 > 正文

3万人“排队”提现,“网约车鼻祖”陷退款泥潭

万博目录 2022-11-24 1 浏览

3月10日,黑猫投诉平台发布2021年度红黑榜榜单,网约车领域2021年度有效投诉量为71110单,较去年增长119.44%。其中,值得关注的是位于网约车领域黑榜的易到用车。

截至目前,黑猫投诉平台已经累计收到针对易到用车投诉1600余单,但其官方的回复率仅为17%。有消费者表示打车强制收预付款,且无任何退款通道,未打到车也退款无门;还有消费者表示自己遇到了充值的金额无法退款,甚至被清零的情况。

3月11日下午,即有乘客在黑猫投诉上发帖,称其仍有2516元未退款。

3万人“排队”提现,“网约车鼻祖”陷退款泥潭-网站收录_网站分类目录

“我使用易到用车很多年了,一开始绑定了信用卡消费,后来易到用车搞活动,充值赠送一定金额,我就充值了多次。一开始还可以全部使用帐户余额支付,2020年一次我约车时,才知道易到用车出问题了,只能用一小部分余额支付,其余部分要用支付宝或现金支付,而且用车后,易到用车也不开具发票。后来在易到用车APP上很难约到车。于是,我就想将储值全部退款,却一直无法联系上易到用车的客服。”

也是3月11日,有司机的投诉显示,他仍有58401元无法提现,他控诉道,“三年多了一分钱都提不出来,这件事什么时候才能得到解决?”

燃财经获悉,易到用车APP目前申请退款的排队人数已经超过3万人,账户中余额过万的大有人在。

3月8日,交通运输部发布2月网约车行业运行基本情况,公布的订单合规率排序及累计180天未传输数据平台情况中,易到用车位列“180天以上未传输数据的网约车平台公司”名单。回溯交通部信息,易到用车早在2020年10月,就已超过180天以上未传输相关数据。

“易到用车的危机,早在2016年被爆拖欠供应商费用的时候就开始了,之后一路向下滑落。2019年爆出‘延迟提现’,2021年爆出‘预存金难以退回’,现在又爆出充值后资金清零、软件无法登陆的情况。”易观分析汽车出行行业高级分析师江山美对燃财经指出,乘客和司机的债务已经成为易到用车老大难问题。

公开信息显示,易到用车( 下称“易到” )隶属于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于2010年5月创立,是一个汽车共享互联网预约车服务平台。

易到可谓“网约车鼻祖”。在其成立的3个月后,卡兰尼克才在美国成立Uber;两年后,滴滴出行才在中国出现。

2014年,易到一度占有80%的市场份额,并实现收支平衡。也是那一年,热钱流向网约车出行领域,滴滴、快的、Uber大举烧钱,搞“补贴大战”,而易到对融资谨慎,不加入市场竞争,而是选择“隔岸观火”。

新兴的网约车市场急速换代,易到行差踏错,终至落寞。相继委身乐视、韬蕴资本,却陷于资本的纷争。如今,辜负几万人的期待,易到的沉重债务,让一个个普通人买单。

3万人“排队”提现

“易到用车APP目前申请退款的排队人数已经攀升至30384人,我们申请退款提现的钱什么时候能收到?”

易到官方微信公众号显示,为了解决余额及待偿账务问题,易到于2021年9月设立了专门的“待偿账户”,随后又推出“易到权益保障计划”,用户可从“待偿账户”中进入,通过商城消费、自营抵扣、债股转换和轮候提现的方式兑换权益。

至今,超过3万人将易到用车APP里的余额转入“待偿账户”,“排队”提现。然而,半年过去,排队人数在增加,钱款却没有到账迹象。

妍妍加入排队的时候,前面有两万六千人,“这得猴年马月,太坑了。”她的账户里还有378元,而当初她充值金额也就400元。

易到用车APP截图 来源/妍妍

“当时我听说这个平台,‘充多少送多少’,就下载了。”但与一般充值卡不同的是,妍妍发现,每次用易到打车,并不能用充值金额付全款,还得自己再付钱,“我有朋友就充值了20元,用过一次,如今剩下16元也拿不出来。”

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10月,乐视以7亿美元入股易到,获易到70%股权,成为易到的控股股东。2015年11月,易到开始大规模充值返现,用户充值100元,补贴100元。

“充多少送多少”还不够,2016年易到“充返”活动升级:充值1499元,获得乐视1S手机一部;充值2200元,获得乐视电视一台。

妍妍就有朋友充值了几千元,彼时即赠送了乐视电视。但后来,她和朋友发现,用易到打不到车了,但充值的钱却无法退款,“联系不上客服,电话打不通,投诉也没用,躺在账户里的钱是打水漂了。”

用易到打不到车的情况,是因为司机的余额,也就是“工资”,也无法提现。

大树是2018年下半年开始用易到接单的,“周末闲来无事就满街跑,赚个外快。那会儿易到用车APP的钱多,比滴滴的多,充钱的人也多,单子也多。”他还认识两个朋友,都在易到充值了上万元。

燃财经获悉,2017年,乐视深陷危机,易到被易手韬蕴资本。2018年中,韬蕴资本引入原百度外卖CEO巩振兵。巩振兵入职后,易到短暂回归经营。但好景不长,2019年2月,巩振兵离职。

令大树没想到的是,跑了几个月,赚了一千来块,才提现了四五百元,到了2019年,剩下六百多元就提不出来了。“后来计入了‘待偿计划’,目前排队2万+。”

看上去600元并不多,但对于跑单司机来说,那是几十单的付出,“一单多的40-50元,少的10-20元,因为我就是周末跑。后来钱提不出来,也就不做了,而且再也没跑过网约车兼职了。”大树对燃财经表示。

可以加入“排队”退款的人,至少看到一丝丝希望,而有的人则连账号都无法登录,余额已被清零。

妮子就遭遇了这种悲惨状况。“我每天上下班交通不便,都需要打车,易到不时有充值送费的优惠,我想着反正每天都要打车,就充值比较多。”当初,她的充值余额还有2000元,她丈夫的还有6000元,如今却连APP都登陆不进去,更不要说退款了。

她回忆道,当初正常使用这个打车软件也就不到一年,一开始异常就是打不到车,后来账号都登录不了。“作为工薪族挣钱不容易,这样被骗,现在想起来还是很生气。但是投诉无门、钱也没法拿回来,又能怎么办呢?”

易到用车APP账号登入异常的受害者,在黑猫投诉上也非常多。

“网约车鼻祖”落败

从IOS应用商店下载易到用车APP,燃财经发现,APP仍然能用手机号注册登录,但打开用车页面,定位附近并无车辆,点击打车功能,立刻出现提示,“抱歉,司机们都在服务中,暂无人接单。”

曾经,易到创始人周航对网约车出行的想象和规划是浪漫主义的。易到率先推出“专车”服务,“易到司机温和有礼、谈吐不凡,易到用户是中国高收入阶层。”在模式上,易到有“双选机制”与“议价机制”,为司乘两端赋予了更多选择权。

易到大股东韬蕴资本董事长温晓东2019年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提到,“( 易到 )派单逻辑就不一样。用户发起需求,给司机派单,确实效率更高,但在大城市是反人性的。你需要让司机知道目的地,选择愿意去还是不愿意去,易到的司机可以选择( 接哪个乘客的订单 )。这是易到的特点。未来我们可能会沿着这个方向做一些深化,变成司乘双方充分沟通的一个平台,现在已经有司机议价功能。”

理想很丰满,但市场残酷的竞争并不等人。2014年,稳居网约车市场霸主的易到,本有多家投资者、3亿美元的融资可拿,周航拒绝一番,只完成1亿美元C轮融资。但就在同一年,滴滴拿到共计8亿美元的融资,快的拿到7亿多美元,而两者随即合并,易到再难与之竞争。

彼时,周航公开表示,补贴行为不符合经济学规律,这是一个不正常的商业环境。

2015年,疯狂的网约车大战中,滴滴的日订单量一路突破300万,Uber的日订单量达100万。而选择围观的易到,日订单量仅剩下不到10万。水深火热之中,当时如日中天的乐视伸出援手,易到就此踩入泥沼。

2016年夏天,加入补贴战的易到“起死回生”三个月,曾经达到过日单百万。9月,乐视手机被曝出拖欠供应商款项,10天后,易到被曝拖欠供应商共计5000万元。随即,到2017年,易到接连遭遇融资受阻、司机提现困难、拖欠供应商款项、乘客打不到车等连锁反应。

2017年4月,周航创始人团队辞职。7月,韬蕴资本以债转股加投资的方式,收购乐视67%的股份,接手易到。

短暂运营一年后,2018年8月起,易到车主再一次无法提现,个别涉及金额高达几十万元。2019年3月,易到员工爆料公司欠薪多月,随即裁员三四百人,比例近80%。

2019年之后,每况愈下的易到,让那个“理想主义”的网约车平台成为最恶毒的龙。

2020年6月,有网友发微博表示,“易到即使还有余额,也千万不要再使用,坚决删除,不要有任何犹豫!”原来,她无意间打开易到打车,发现有司机接单。结果路途中司机说余额只能用一部分,其他要付现,余额只能付不到五分之一。

“更为可怖的是,路途里程多算1.5倍多,显示上下点也不对。”而这样的情况,有很多乘客遭遇,甚至还出现,司机并未接乘客,却线上计费、直接扣钱的情况。

2021年8月,易到突然发布《司机端资费调整特别公告》,要取消传统的抽成模式,变为信息服务服务费模式,按照阶梯模式收取费用,最低1元,5元封顶。但显然,没有司机还想接这个平台的单。

天眼查信息显示,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执行标的总金额达2.35亿元,未履行总金额为2.26亿元。而韬蕴资本被执行总金额达18.88亿元。

出行市场浪淘沙

困在难解的债务危机中,易到至今无法将钱款退还给乘客和司机,昔日“鼻祖”如今陷入泥潭。而随着时间推移,易到也被逐渐遗忘,也与网约车行业渐行渐远。

前瞻产业研究院《2022年中国网约车行业全景图谱》指出,兴起自2010年起的网约车,经过10年的发展,格局已经历多次调整。

2010年5月,易到用车率先推出‘专车’服务,易到用车也成为中国第一家出行领域互联网信息公司。2010-2014年行业处在探索起步阶段,快的打车和滴滴打车先后上线,各类打车软件相继涌现。

2014-2017年期间,行业完成初步洗牌,随着滴滴出行宣布收购Uber中国,网约车市场逐步形成滴滴一家独大的局面。2017-2021年期间高德、美团、滴滴相继宣布推出网约车聚合模式,行业更加融合开放,网约车市场进入巨头竞争阶段。

2021年,网约车行业面临最强监管。2021年7月,滴滴旗下相关25款APP涉隐私安全下架整改。根据天眼查,2021年以来滴滴出行共面临1733起行政处罚。美团打车自2021年来共面临246起行政处罚。

针对合规运营、信息安全以及司机保障等问题的监管趋严,行业出现巨变,而订单量下降可能是最为直接的展现。根据交通运输部披露数据,截至2022年1月31日,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1月份共收到订单信息70420.3万单,但这个订单数量还未达到发布数据以来的平均数。

2021年,滴滴APP下架,带来行业的窗口期。2021年7月,不少打车平台开始新一轮补贴战,迎来活跃用户数快速增长。移动互联网数据平台极光大数据三季度报告显示,曹操出行月活用户上升为1101.5万,T3出行为986.7万,与2021年一季度相比,增长均接近一倍。曹操出行也成为继滴滴之后,首个突破千万月活用户大关的网约车出行平台。

市场活跃也迎来资本。2021年9月7日,曹操出行获得了38亿元的B轮融资。2021年10月26日,T3出行获得了77亿元的A轮融资。

易观分析资深分析师姜昕蔚认为,在竞争格局上,2022年网约车市场的竞争还是会呈现点状的拓展,不同的企业在不同区域与滴滴展开市场竞争。

“在主要二线城市,T3和曹操基本都已经进入,下一步的开城对企业的技术实力以及落地能力要求都更高,因此行业竞争不会呈现很长战线的竞争和拓展,而会呈现点状,当地头部企业的竞争会加剧。”

“未来行业整体会更规范,无论是对于出租车公司还是网约车公司,都会回归到固定区域内的订单服务密度上,如何进行车辆调度和用户复购会成为行业中的核心竞争因素。”

运力的提升,规模的扩大,仍是网约车平台的追求。然而,安全问题是网约车发展的高压线,合规运营、维护存量市场,也是重中之重。创新业务模式,是网约车行业需要挑战的,但不侵犯司乘各方的权益,不成为又一“易到”,也是底线。

参考资料

《黑猫投诉发布2021年度企业红黑榜》,来源:黑猫投诉;

《专访韬蕴资本温晓东:我认为易到合理估值约为150亿》,来源:中国企业家;

《三次易主、裁员80%,网约车鼻祖如何沦为资本弃子?》,来源:商界识堂;

《2022年中国网约车行业全景图谱》,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最强监管之后,2022年网约车将开启“点”状竞争》,来源:第一财经。

*题图及部分文内配图来源于视觉中国。

*文中妍妍、大树、妮子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相关推荐

三万亿的苹果,挡不住马斯克的锄头
三万亿的苹果,挡不住马斯克的锄头

哪怕市值来到三万亿美元的苹果,在特斯拉和Meta等公司的挖角之下,也开始为如何留住员工而发愁,甚至不得不发动了“钞能力”。据彭博社报道,为留住关键员工,苹果...

3天前 万博目录

谁是大众真正的敌人?
谁是大众真正的敌人?

进入2022年,大众在中国市场的复苏势头仍不明朗。乘联会最新数据显示,今年2月,一汽-大众狭义零售销量同比下滑9.6%至10.5万辆,上汽大众同比下滑19%...

3天前 万博目录

我花了3万,赚到10个认知
我花了3万,赚到10个认知

2022年第一个工作日,跟你们聊聊去年我花了3万多块钱学来的10个关于产品、思考、商业、人生决策的认知。算下来,它们平均每个价值3000块钱。...

3天前 万博目录

薇娅、雪梨之后,苦“顶流”久矣的小网红机会来了?
薇娅、雪梨之后,苦“顶流”久矣的小网红机会来了?

12月28日,有媒体拍摄到薇娅老公董海峰的身影,怀疑目前由其帮着薇娅处理后续事宜,薇娅本人一直没有公开露面。薇娅90亿财富的商业版图瞬间崩塌,也被部分网友...

3天前 万博目录

行业巨变、中年迷茫...2022年该怎么找工作?
行业巨变、中年迷茫...2022年该怎么找工作?

随着「元宇宙」元年的开启,虚拟世界呈现出愈加热闹的景象,但另一面,在现实职场中,行业巨变、35+、中年转行、职场妈妈等话题,仍困扰着许多人。在过往的一年中,...

3天前 万博目录

购物中心为什么“不待见”男装?
购物中心为什么“不待见”男装?

六成开发商看好的男装市场,是个赚钱但不受购物中心“待见”的生意。商业地产头条获悉,在上海环球港,一些女装品牌月均坪效低于男装品牌。这种现象并非上海环球港特例...

3天前 万博目录

从知名大厂裸辞后,我不打算找工作了
从知名大厂裸辞后,我不打算找工作了

最近的朋友圈里,有好几个90后的朋友突然开启了度假模式。我很惊诧,昨天还一起当社畜,吐槽公司吐槽老板,怎么突然就摇身一变,成了不用上班的旅行家?我试探着...

3天前 万博目录

亚马逊运营单干了,她在“小公司”里做了什么
亚马逊运营单干了,她在“小公司”里做了什么

去大公司还是小公司,你有过这样的纠结吗?亚马逊卖家Danny在社媒上分享了她创业的喜悦,今年是Danny毕业的第五个年头,拥有近四年的亚马逊运营经...

3天前 万博目录

元宇宙与传统旅游是“死敌”?
元宇宙与传统旅游是“死敌”?

12月28日,百度Create大会2021元宇宙论坛在希壤虚拟空间多人互动平台的第一座城市CreatorCity举行。这是Create大会首次设置元宇宙论坛,...

3天前 万博目录

为了找工作,年轻人“反向调查”公司
为了找工作,年轻人“反向调查”公司

“试用期大于6个月和工资比例小于80%的直接Pass”、“有加班文化的公司坚决不去”、“单休或大小周,还不给加班费或调休的公司要避开”“显示有多起法律纠纷的公司...

3天前 万博目录

​海底捞、外婆家、九毛九、呷哺呷哺:一个共同的秘密
​海底捞、外婆家、九毛九、呷哺呷哺:一个共同的秘密

杭州连锁餐饮品牌“炉鱼”,在北上广都有分店,但很少有人知道它属于外婆家餐饮集团;开遍国内各大城市的港式奶茶品牌米芝莲,其实是上海小南国集团旗下品牌。类似的,...

3天前 万博目录

落户上海,星巴克前高管坐镇,但中国还缺一个蓝瓶咖啡吗?
落户上海,星巴克前高管坐镇,但中国还缺一个蓝瓶咖啡吗?

BlueBottleCoffee,俗称蓝瓶咖啡,许多咖啡爱好者的朝圣品牌。刚刚过去的2021年,经历了四处选址、组建在华团队后,2022年,首店似乎真的...

3天前 万博目录

西瓜视频困在局里
西瓜视频困在局里

大环境与小环境的双重剧烈变化之下,曾被委以重任的西瓜视频之于字节跳动的价值与意义此刻无疑已需重新被打量。组织架构层面独立性的失去在业内已是人所共知,而这大体...

3天前 万博目录

IP剧影联动,如何双向赋能?
IP剧影联动,如何双向赋能?

剧影联动如何双赢,一直是业内讨论的话题,但是相关过程里,不同的IP各有喜忧。2017年,剧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大爆,可是年中的影版却未能达到同一热度,即便...

3天前 万博目录

15分钟出结果,成本更低,新冠病毒抗原自测放开,市场规模或超千亿
15分钟出结果,成本更低,新冠病毒抗原自测放开,市场规模或超千亿

3月11日,国家卫健委消息,经研究,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决定在核酸检测基础上,增加抗原检测作为补充,并组织制定了《新冠病毒抗原检测应...

3天前 万博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