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目录 - 网站收录_网站分类目录
百度360必应搜狗淘宝本站头条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社会 > 正文

离开大厂之后的219天

万博目录 2022-11-24 2 浏览

继这两年「逃离互联网大厂」风潮之后,一批年轻人陷入了「大厂后遗症」——在离开之后,许多人才意识到,大厂经历给他们带来的,除了简历上的光鲜、专业上的成长,还有另一种潜移默化的「精神反噬」。

打开社交平台,你会看到人们在吐槽诸如此类的「大厂后遗症」:「适应不了小公司」、「不会过周末」、「患上工作斯德哥尔摩症 」、「意义缺失」、「社交焦虑」……

对于相当一部分人来说,离职仅仅意味着他们从一种焦虑中暂时解脱出来。在「坚固的大厂」烟消云散之后,新的寄托却难以建立。在新的生活中,如何从面目模糊、高速旋转的「螺丝钉」转回「一个具体的人」,是他们面临的更为迫切的问题。

离开大厂之后的219天-网站收录_网站分类目录

离开大厂之后的219天-网站收录_网站分类目录

离开大厂之后的219天-网站收录_网站分类目录

失速

去年11月份,各大互联网公司的财报显示,互联网公司的收入增速正在放缓。

截至2021年前三季度,京东净利润同比下滑 93.6%,阿里净利润同比下降 33.8%。第三季度,百度净亏损166亿元,爱奇艺净亏17亿,亏损额比去年同期扩大41%。

另外,百度、腾讯、阿里巴巴,互联网行业的三巨头,广告收入增速集体回到了个位数。爱奇艺广告收入比去年同期下降 9.8%;新浪微博广告主数量连年下降……

有一种观点认为,互联网公司增速放缓应当是常现象,「不是现在不行,而是之前实在太快了。」

更多人则倾向于认为这是一种红利期过去、开始走向衰落的征兆,外界则把这种现象称为大厂的「集体失速」。

@张勇敢 大厂工作2年,离职半年

大厂有一股「准时」的消毒水味,每天早晨、中午、晚上的固定时刻,大楼里的保洁阿姨会准时喷洒。

很长一段时间,我适应了这股「准时」的气味。和它一同而来的是一种精确到分秒的紧迫感,一迈入办公大楼,气味钻进鼻腔、冲上脑门儿,人就会不自觉地,连呼吸也变得更急促。

每天,我总是提前10 分钟到达工位,对照着密密麻麻的表格列出一天要做的所有事项。办公室里的许多人都心照不宣地使用大容量的水杯,但他们并不是为了多喝水,而是——尽可能的,减少去茶水间、去厕所、去一切「闲地方」的时间。

到今天,我已经离开了大厂了 219 天。从现在的视角回看,那时候的我像「一只在齿轮上奔跑的仓鼠」,已经被训练出了一些条件反射。

离职之后,我对新生活的「节奏」无法适应。

我退掉了接近300 个微信工作群,删掉了 2 位之前不喜欢的同事。微信上不会再有永远也弹不完的红点、不用再随时担心有人发工作消息但我没看到。

但不适感也随之而来,像骤中彩票的穷人一样,时间被夺回来了,我却不知道该怎么支配。

起初,我每隔20 分钟看一次微信消息,没有人找我。隔了一小时、两小时,还是没有。

就算是把手机切换到横屏模式,打开一局游戏,我还是习惯性地会在英雄死掉的那十几秒,再切换回微信瞄一眼——尽管大多数时候都是一片空白。

有一整天,没有人给我发消息,没有人艾特我,我的名字从大大小小的排期表、项目表、群聊里消失了。「我」轻松了,「我」也不被需要了。

如果没有工作,我的闲暇时间用来干什么呢?

沉迷玩乐是令我心慌的,无所事事是让我不安的。

我用最快的速度入职下一份工作。在新的工作里,我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应届生,花了一段时间去适应和理解这里的不同:

居然可以花两、三个小时,整个部门的人去开一个几乎「没用」的会议,我只需要坐着,大部分时间可以不听,很小一部分与我有关的工作安排,是可以在钉钉上只花 1 分钟就讲清楚的;居然可以有一些人,在工作没有完成的情况下,成群结队端着一杯咖啡到处晃悠。他们理直气壮地认为,这是工作中「非常必要」的闲暇。

在下班之前,我还偷偷环顾四周,在心里揣测:有多少人在奋战工作?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准备开溜?领导还在工位上吗?我要什么时间离开才不会在下班出办公室的路上「偶遇」她?

事实证明这种「计算」多余且搞笑,一位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两年多的前辈在晚上 6点 29 分从工位上站了起来,他问我:「你怎么还不走?该下班了。」

阉割

从 2019 年到现在,互联网大厂的「裁员潮」几乎没停过。

2019 年 2 月,滴滴宣布裁撤 15 %,涉及员工超 2000 人;下个月,腾讯进行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裁撤 10%的中层干部;

2020 年,受疫情影响,旅游经济全面崩塌,携程CEO 孙洁发布内部信称,从本月开始,自己和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将 0 薪,公司高管层也提出自愿降薪,最低半薪,直至行业恢复。

2021年,新浪科技报道,百度游戏部门 300 余人几乎全部被裁;汽车之家被曝光全范围裁员,比例在一到两成之间;爱奇艺也被曝进行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裁员,比例在 20%到 40%之间……

对此,互联网大厂们普遍认为这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正常现象:

字节跳动的大力教育在优化裁员之后,管理团队发布了这样的公告:「今天的离别是为了更好的未来。」

汽车之家则回应:「属于正常业务结构及年底考核人员优化。」

@张勇敢 大厂工作2年,离职半年

大厂教会了我一种「阉割」的思维。

简单来说,就是一切「新」事情的尝试,都需要建立在被验证过的成功之上。

比如,做影视类的短视频,就要先去找到这个领域内最头部的大号,把它的已发布的所有作品的选题、结构、画面、流量表现等全部扒出来,对此进行分析、总结和模仿。

而如果一旦有自家或别家失败的经验在先,就会被直接否决。在这里,一个选题被毙掉最常见的理由是「之前做过,但是流量不好。」

这一方面指向高效和不会出错,另一方面也指向自我阉割。

时间久了,我学会了自己首先阉割自己: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是「不着调的」,那些已经被验证过「扑街」的选题也是没必要报上去的。

因为它们统统无用。

这种思维潜移默化地渗透在我的生活中:我认为在屋子里摆放鲜花是麻烦且无用的,宁可买一株仙人掌,因为它几乎不需要照料;我对线下社交有一点说不清的排斥,如果可以打字解决问题,为什么非要见面。

看剧的时候,我时常倍速,甚至会跳到最后,想要看到一个结局;看书的时候,我有时候会直接去看摘录或者解说,希望能有人帮我做好「知识药丸」,而我只要吞下,就能直接快速地,学到点什么。

新工作的第一项任务——写一篇稿子,我也使用了大厂教会我的方法。

我摘出新公司公众号近半年的每一篇文章,单独复制粘贴到石墨文档里作为学习的「范文」,研究了它们的选题、段落解构和文章风格,并特意标注出了每一篇文章的字数、阅读量、点赞、在看。

在写的过程中,我尝试向新公司靠近,如何把握节奏,如何遣词造句;尽管我认为许多「范文」中「吊书袋」部分过于拗口,但依旧学着这种风格。

我的潜意识隐约认为,要适应规则、追求效率,就要适当的「优化」或者说「阉割」掉一部分自我。

没想到新的主编说「你不用特意写成我们的风格」、「你可以尝试一些新的」。

没有明确到1、2、3点要求、没有清晰的「禁忌」或者「可供参考」,我陷入迷茫,花费了一段时间,试图重建出另一种可循的方法论。

现在,被阉割的空间腾出了空,被阉割掉的那部分自我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搏斗

学者沈奕斐在谈论「当代爱情为什么这么难」时指出,大量研究发现当下的爱情模式是「新旧脚本的混杂」,简单来说,就是人们既追求「现代爱情」,希望获得爱情的自主性,与此同时,又又对旧式爱情的不费吹灰之力和稳定性恋恋不舍。

而把同样的逻辑套在「离开互联网大厂的人」身上,或许可以得出他们的另一种矛盾:「他们既渴望掌控工作的自主性,获得自由、追求精神意义,又对高效运转、目标明确的大厂恋恋不舍。」

@张勇敢 大厂工作2年,离职半年

很久之后,我意识到在大厂工作就像参与一场进击的游戏。

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被告知,要做头部,只有头部是赢家,才可能不会被抛弃。可是,举办这个游戏的人,或许并不在意最终是谁走到了头部、谁成为了赢家、谁又被抛弃。因为无论如何,这场游戏的最后,一定会有人成为走到「头部」。

而大多数人,是完成这场游戏的分母,他们最终没有成为赢家,或者走到了一半就选择离开。

我也是其中一员,被工作包围,想要成为那个赢家,又或者仅仅是不想被抛弃。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渐渐地,忘了质疑「游戏规则合不合理」、忘了思考「游戏之外还有生活」……

我陷入了一场自我搏斗。

小人A是这场游戏的积极分子,它擅长用一些数字提醒我:月薪、绩效、职级、同龄人……

在所谓职场PUA之前,这个小人就事先对自己进行了一场自我PUA:陷入「被夸恐惧症」,在工作上取得了一点小成就,也会在内心自我怀疑「真的吗」「我配吗」「不够,还不够」……如果遇到了失败或者团队的失败,我首先会检讨自己「是我的原因」「我还可以更好」……

另一个小人B则在这场游戏中质问我:

「你正在做的工作真的有意义吗?」

「你还有时间花在朋友、亲人、爱好上面吗?」

「重复、疲惫、循环,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吗?」

最后的结果常常是两败俱伤。

我被 B 说服,对大厂的工作感到失望,并为此不断消耗情绪,与此同时却依赖着A,并且时间越长越难以割舍。

某种程度上,大厂为我所在的集体设定了清晰的目标,它明确指引着方向,我只要跟着它,往前跑就好了;它还为我制造一种「努力」「奋斗」「意义」的幻觉,并通过一堆数字让我产生「自我认同」。

自我搏斗并没有因为离职完全停止。从大厂离职后的某个周末,我躺在床上,浏览着各种资讯,偶尔玩一会儿游戏,困了就入睡。

小人A说:起来,你可以学点东西,或者运动运动;小人B说:起来,你需要出门,见见朋友,或者仅仅是晒晒太阳。

我陷入挣扎,最后身体不自觉地被床牢牢吸住。直到黄昏来临,即便把窗帘拉开,屋内也变得黯淡无比,我开始为这一天什么也没做而懊悔,同时为第二天又要奔向工作而感到沮丧。

出路

互联网人工作并不幸福,这几乎是一个共识。

在如今的社交网络上,996、大小周、剥削、系统、薪资倒挂、非升即走等词语被高频提起。脉脉数据研究院《告别氪金时代:人才吸引力报告 2021 》显示,互联网人的工作生活平衡、整体工作幸福感、职业成就感都低于平均值。

但,离开高薪的互联网大厂,年轻人要去哪里?

另一项数据则显示,在工作 1到 3 年的人群中,超过 4 成的人把「稳定的铁饭碗」视为理想工作。

@张勇敢 大厂工作2年,离职半年

很长一段时间,我对大厂的运行模式几乎持有全盘否定的标签式态度;另一位还在职的朋友更加咬牙切齿:「如果今天不离开,我就会死掉。」

但离职之后,过了半年、一年或者更长时间再去回望,我曾经的同事、领导、实习生,只要不在工作中,他们一个个都是非常鲜活具体的人,很难去用标签式的词去概括他们为「机器」、「工具」……

另一方面,我们在离开大厂之后,发现这些令人感到痛苦的「大厂问题」,以别的形式出现在了其它地方:

一位读研的同学,被导师「压榨」:她每周都给自己的导师免费打工,周末也要去帮忙,不然,自己的论文可能会被卡;一位朋友去了「扁平化管理、有个性」的小企业,在那里几乎没有KPI要求,很少有人加班,与此同时管理一片混乱;另一位朋友决定考公,第一年没有考上,决心再次备战。她并不确定自己是否喜欢或者适合去做一名公务员,但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更想做的事情了」;还有一位朋友从大厂离职之后,受不了小公司重返大厂,一年之后再次离职……

这或许更令人沮丧和绝望。

因为即便离开大厂,也会发现,我们是嵌在大厂上的一颗螺丝钉,而大厂,是嵌在社会上的一颗高效螺丝钉。

甚至,它因为拥有更为成熟的流程体系和福利保障,比如晋升的相对公平、更多的加班工资,反而可能比某些地方好很多。

从这个角度看,大厂反而成了另一种乌托邦。

相关推荐

三万亿的苹果,挡不住马斯克的锄头
三万亿的苹果,挡不住马斯克的锄头

哪怕市值来到三万亿美元的苹果,在特斯拉和Meta等公司的挖角之下,也开始为如何留住员工而发愁,甚至不得不发动了“钞能力”。据彭博社报道,为留住关键员工,苹果...

1周前 (11-24) 万博目录

谁是大众真正的敌人?
谁是大众真正的敌人?

进入2022年,大众在中国市场的复苏势头仍不明朗。乘联会最新数据显示,今年2月,一汽-大众狭义零售销量同比下滑9.6%至10.5万辆,上汽大众同比下滑19%...

1周前 (11-24) 万博目录

我花了3万,赚到10个认知
我花了3万,赚到10个认知

2022年第一个工作日,跟你们聊聊去年我花了3万多块钱学来的10个关于产品、思考、商业、人生决策的认知。算下来,它们平均每个价值3000块钱。...

1周前 (11-24) 万博目录

薇娅、雪梨之后,苦“顶流”久矣的小网红机会来了?
薇娅、雪梨之后,苦“顶流”久矣的小网红机会来了?

12月28日,有媒体拍摄到薇娅老公董海峰的身影,怀疑目前由其帮着薇娅处理后续事宜,薇娅本人一直没有公开露面。薇娅90亿财富的商业版图瞬间崩塌,也被部分网友...

1周前 (11-24) 万博目录

行业巨变、中年迷茫...2022年该怎么找工作?
行业巨变、中年迷茫...2022年该怎么找工作?

随着「元宇宙」元年的开启,虚拟世界呈现出愈加热闹的景象,但另一面,在现实职场中,行业巨变、35+、中年转行、职场妈妈等话题,仍困扰着许多人。在过往的一年中,...

1周前 (11-24) 万博目录

购物中心为什么“不待见”男装?
购物中心为什么“不待见”男装?

六成开发商看好的男装市场,是个赚钱但不受购物中心“待见”的生意。商业地产头条获悉,在上海环球港,一些女装品牌月均坪效低于男装品牌。这种现象并非上海环球港特例...

1周前 (11-24) 万博目录

从知名大厂裸辞后,我不打算找工作了
从知名大厂裸辞后,我不打算找工作了

最近的朋友圈里,有好几个90后的朋友突然开启了度假模式。我很惊诧,昨天还一起当社畜,吐槽公司吐槽老板,怎么突然就摇身一变,成了不用上班的旅行家?我试探着...

1周前 (11-24) 万博目录

亚马逊运营单干了,她在“小公司”里做了什么
亚马逊运营单干了,她在“小公司”里做了什么

去大公司还是小公司,你有过这样的纠结吗?亚马逊卖家Danny在社媒上分享了她创业的喜悦,今年是Danny毕业的第五个年头,拥有近四年的亚马逊运营经...

1周前 (11-24) 万博目录

元宇宙与传统旅游是“死敌”?
元宇宙与传统旅游是“死敌”?

12月28日,百度Create大会2021元宇宙论坛在希壤虚拟空间多人互动平台的第一座城市CreatorCity举行。这是Create大会首次设置元宇宙论坛,...

1周前 (11-24) 万博目录

为了找工作,年轻人“反向调查”公司
为了找工作,年轻人“反向调查”公司

“试用期大于6个月和工资比例小于80%的直接Pass”、“有加班文化的公司坚决不去”、“单休或大小周,还不给加班费或调休的公司要避开”“显示有多起法律纠纷的公司...

1周前 (11-24) 万博目录

​海底捞、外婆家、九毛九、呷哺呷哺:一个共同的秘密
​海底捞、外婆家、九毛九、呷哺呷哺:一个共同的秘密

杭州连锁餐饮品牌“炉鱼”,在北上广都有分店,但很少有人知道它属于外婆家餐饮集团;开遍国内各大城市的港式奶茶品牌米芝莲,其实是上海小南国集团旗下品牌。类似的,...

1周前 (11-24) 万博目录

落户上海,星巴克前高管坐镇,但中国还缺一个蓝瓶咖啡吗?
落户上海,星巴克前高管坐镇,但中国还缺一个蓝瓶咖啡吗?

BlueBottleCoffee,俗称蓝瓶咖啡,许多咖啡爱好者的朝圣品牌。刚刚过去的2021年,经历了四处选址、组建在华团队后,2022年,首店似乎真的...

1周前 (11-24) 万博目录

西瓜视频困在局里
西瓜视频困在局里

大环境与小环境的双重剧烈变化之下,曾被委以重任的西瓜视频之于字节跳动的价值与意义此刻无疑已需重新被打量。组织架构层面独立性的失去在业内已是人所共知,而这大体...

1周前 (11-24) 万博目录

IP剧影联动,如何双向赋能?
IP剧影联动,如何双向赋能?

剧影联动如何双赢,一直是业内讨论的话题,但是相关过程里,不同的IP各有喜忧。2017年,剧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大爆,可是年中的影版却未能达到同一热度,即便...

1周前 (11-24) 万博目录

15分钟出结果,成本更低,新冠病毒抗原自测放开,市场规模或超千亿
15分钟出结果,成本更低,新冠病毒抗原自测放开,市场规模或超千亿

3月11日,国家卫健委消息,经研究,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决定在核酸检测基础上,增加抗原检测作为补充,并组织制定了《新冠病毒抗原检测应...

1周前 (11-24) 万博目录